灰斑鸠

存档点

在高烧时他一直在喃喃自语,被虚妄的梦境所困。他看到白色的石膏质地圆球和五彩的光斑在他周身游荡,它们似乎发出嗤笑和风声;他听见先祖的呼告与奔走,黄沙弥漫在他们身边,蛇和藤蔓交替缠绕他们;他看见流星坠落,三妹的哭嚎随之响起,鲜血和土壤和死去的胎儿混为一团;他看见大雪,看见大雨,看见飞鸟逃离城市——那不可能,他想,寉鸟城是聚鸟之城,那不可能。他在幻象与幻象之间旅行,最终他又看到了那个石膏圆球,他用手触碰它,于是它在巨大的声响中碎为齑粉。他在巨响中脱离躯壳,在先祖的祈祷声和三妹的谵妄中升上天空。五彩的光斑始终环绕在他的四周,当她从牛棚回到房间看到此幕时,震惶和悲哀同时击中了她,她张着嘴瘫坐在地,半晌才哭喊出声音。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