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斑鸠

存档点

人生长恨水长东

■给   @梦到内河   作品《水东流》的文评
■第一次写文评,辣鸡文笔,还请见谅

⊙喻篇

“若天不亮该多好。”

从相遇到相识再到相知,喻王二人相处的时间太短,隔阂又太深,使这场一见钟情注定是个悲剧。面具下的明媚能存在多久?揣测,试探,最终止步于一句“缘分不可强求”。

喻,从身份上看,他与王对立;从时间上看,他在王身边出场太晚。他虽一往情深,但身份和性格注定了他不能像刘小别一样为爱情抛弃一切,暧昧初生,便不得不到此为止。夜乌墨,荔枝酒,白雪,红梅,全部化为豆大点的火光,渐行渐远。

这场爱恋只能像那支蜡烛,烛泪融化又凝结,失了形状,等不到万古长夜的终点,就只能燃尽。

⊙方篇

我最初是在方王tag下找到这篇文章的,所以最先看到的就是本篇。

竹马青梅,天生一对,君有情,卿有意,方王的开场就高于其他二人,他们的少年就注定了他们的纠缠。但这结局令人唏嘘,却不能怨造化弄人。

方的性格就注定了他的命运:他有心计,扳倒了仇家,在和喻的交锋中也占据上风;对王,他同时保持着对君主的忠心耿耿和对旧爱的藕断丝连。

方王之间的情感掺杂了太多:爱慕,忠诚,愧疚,算计,防备……他与其说爱着王,不如说深陷其中。他愿意赴汤蹈火,虽死不辞。但比火更可怕的是冰,是寂寥,是那份若有若无的疏离创造的天堑。

他可以爱,他不能爱。

所以他看向王的眼中藏着苦痛和质问,所以他为王挡下那一箭,所以他选择了死在叶的剑下而不是等待衰朽——没有人可以比一个死者更令人深爱,因为他永远鲜活完美。

王最终在他们议定的日子纳了妃,当他手里牵着那位女子时,心里想的是谁?

⊙叶篇

像一个人手里一只鸽子飞走了,他从心里祝福那鸽子的飞翔。
你也飞吧。我会难过,也会高兴,到底会怎样,我也不知道。
——王小波《爱你就像爱生命》

暗恋是最让人揪心的。所有的言语、动作都向对方传递着密码,但没有人注意,也没有人在乎。

第一遍看时只觉得这个叶颇具大将风度,再看时才觉出这个叶的苦楚。这苦楚的过程从第一次比剑开始,到最后一次比剑结束。

他是将军的后代。伴君如伴虎,他不得不细细谋算自己的每一步。但这个君,不是别人,正是王,让他拿不起放不下的王。一步错,步步错,而这最初的一步也许就是二人的出身。

“嫦娥应悔偷灵药”,嫦娥悔自己的贪婪,那么叶,也大抵如此。他本应在边疆站成一块丰碑,作为忠臣良将一般的存在,而不是渴望贪求着能和王走的更近一步,再进一步。如果是这样,也许他就不会悔,不会惆怅,也不会祝愿。

年少时扫开落花的剑最终刺进了方的胸膛,它杀死的不只是深爱王的方,还有叶对王爱慕的可能——他与王的距离永远的止步于方的身后。自此,叶彻底失去了与王更近一步的机会。

他只能让那只鸽子飞走,带着千百种思绪,祝福它。

⊙王

全篇文章分为三个故事,三篇故事中王的特点大有不同:喻篇中的王,谦和温润,绵里藏针;方篇中的王,较另外两篇多了几分深情与心计;叶篇中的王,更多的是作为君主的威严。

如果用这三篇来区分王的表里,我觉得喻篇中的王是伪装的“表”,叶篇中的王是他真正的“表”,方篇中的王表露了他的“里”,但也只是一部分。

真正的王是什么样的,恐怕没人知道。他用层层伪装把自己包装得严严实实,躲过了明枪暗箭,也错过了爱情。

这是一切悲剧的主角,也是一切悲剧的原因。

⊙全文
总而言之,《水长东》是一篇优秀的同人小说。人物形象清晰鲜活,故事情节张弛有度,叙述过程娓娓道来。三段爱情悲剧相互穿插、相互推进,故事结局让人唏嘘又在情理之中,完美地诠释了“人生长恨水长东”中的“长恨”。

短小评论,谨献作者。词不达意,还请见谅。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