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斑鸠

存档点

胡言乱语

第一篇文字。小学生文笔。胡言乱语。

今天和以往没有任何区别。唯一的意外是我在放学的路上遇到一只人。
它的身上布满疮疤,头上的毛发参差不齐。它原本卧在小巷的中央,我准备去摸摸它,没想到它“噌”的一声站了起来,向我嘶哑地威吓几声,然后蹿上墙头,跑走了。
在这个猫来猫往的社会上,流浪人并不少见,即使它们机敏灵活,但总是会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被猫从家中驱逐,从花园中赶出。

我到家的时候母亲正在厨房里做着晚餐,电视开着,里面报道着一则新闻:
“x市人肉节盛大开幕 人类保护学家呼吁停止对人类的捕杀”
随后的画面展示了一群猫们烹饪一只已经被拧断了脖子的人类的过程。并且有几名猫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向记者赞美人肉的美味以及营养价值。
我想起今天路上看到的那只人,心头猛的一紧。

晚餐桌上,我问母亲:“我可以收养一只人吗?”
“不行。”
“求你了,人多可爱啊,我们学校附近那只可听话了。”
“那也不行。”母亲拿起餐巾擦着胡须上的汤:“那可是流浪人,万一有传染病怎么办?再说了,家里养人,房间还能不能干净了?”
“哦...”我悻悻地用叉子拨弄着盘里的鱼。
“你这么一说可提醒我了,”母亲拿起餐具,准备洗碗:“你爸爸这几天总是出差,听说这阵子人肉便宜,过几天我买几只,给你们两个补补身子。”
我想了一下我今天遇见的那只流浪人被煮在汤锅里的情形。
“妈妈!人是猫类的好朋友,你怎么能这么残忍!”
我听见流水与碗碟碰撞发出的脆响,果然我的母亲听不见这种幼稚的标语。

第二天放学时我又遇到了那只人。它依然保持着一种警戒的状态。
它看起来瘦骨嶙峋。学校附近的卫生很好,它翻不到垃圾。那它是怎么活下来的呢?
听说人类有同类相食的习性,难道...
我拿出在附近买到的肉干,撕开包装放在地上。那只人警惕的看着我,但它一会就踱了过来,一边啃着肉干一边发出“协协,协协”的声音。
它的脖子上有项圈勒过的痕迹,应该是只被遗弃的人。
我揉了揉它的毛发,看着它吃完那条肉干,舔了舔嘴唇,然后敏捷地跑走了。
我觉得我做了件好事,于是愉快的往家走去。
我的手机响了起来。我慌忙把它从口袋里取出,原本塞在口袋里的包装纸掉了出来,我忽然看到配料表上第一位的材料是...
人肉。

回到家里,生气的母亲把我拦在门口:“说,干什么去了,不打电话都不知道回家?”
“我...去喂人了,耽误了一些时间。”
“去喂流浪人?”母亲的尾巴竖了起来:“你该不会还摸了它吧?”
“嗯...”
“快去洗手!摸它干嘛,不怕染上病毒吗!”
“可是...我想养它”
“不行!你去网上查一查养人得给猫带来多少麻烦!你还得像伺候主子那样伺候它,先把自己打理好再说吧!坚决不行!”

第三天我去向威廉求救,他是我认识的猫中最学识渊博的。
“不得不说,你母亲的话还是很有道理的。”他放下书本,一本正经地对我说。
“首先,你从未养过人,你的父母也没有这方面的经历。你们不清楚如何才能照料好一只人。”
“其次,你母亲极力反对这件事,而你也不了解你父亲的看法,你对这件事也只是受了人肉节的影响而一时兴起。”
“最后,你确定你不会像它的上一任主人一样把它遗弃吗?”
“你需要忍受它的恶习,它的性格,它所做的一切不可理喻的事情。”
“你可能会因为这些而厌恶它,疏远它,甚至憎恶它。”
“当你的兴奋感与新奇感消失殆尽时,或者你的注意力被其他人吸引时...”
“你还能继续好好照料它吗?”
我沉默了:“但我还是想养它。”
“好吧,”威廉耸耸肩:“那么你只能求助于你的父亲了。”

第四天我就不再纠结于这个问题了。
校园论坛上,出现了一个热度非常高的帖子,几乎所有学生都在议论它。
视频的开始,身穿校服的猫们拎着一只人的爪子,嬉笑着将它扔来扔去。随后的几分钟内更是以将各种手段施加在那只人身上。那只人尖叫着,几次想要逃走都被揪着后腿逮了回来。
视频的最后,是已经不再动的那只人和施暴者的合影。
“我的天啊,你们怎么能这样?”
“这好像是咱们学校附近的那只人吧?”
“厉害了我的人,居然撑了这么久才game over。”
“666”
“莫名舒爽怎么办...”
“这几个猫也太张扬了吧,发到这里是等着被记处分吗?”
“......”

“威廉。”
“嗯?”
“我有点想写点东西。写一篇人与猫位置互换的文章。”
“什么?是人类占领了地球然后驯养猫类当宠物吗?这一定是个科幻小说吧。不过我劝你最好别写这种东西,言情啦,玄幻啦,后宫啦,这些种小说才是现在最受欢迎的。你那种奇奇怪怪的东西没有猫会读的啦,人就更不会读了,毕竟是低等动物嘛,哈哈哈哈......”

父亲今天出差回来,我没有问他关于任何事的意见。母亲在厨房煮着人肉汤,香气萦绕在整个居室内。电视上报道着一起恶性虐人事件。
除此之外,今天和之前没有任何区别。
我不确定我是否要写一篇科幻小说。
你认为呢?

评论(5)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