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斑鸠

存档点

[信]
亲爱的母亲,
近来可好?
我现在正在第三之海的空域给您写信。我曾在书中读过关于它的描述,但它还是出乎了我的意料。这里异常的热闹,成千种鸟类在飞艇周围游弋,它们聒噪得很,但着实都是美丽的生物。飞艇前后的观景台上都挤满了观察鸟类的学生,我只好在艇舱内给您写信。
这艘飞艇上载满了旅客,多数都是学生,也有一些生意人——毕竟是开学季,好些商人可以大捞一笔。
飞艇上的学生们几乎都和我是同龄人。他们看起来都很有才华。说真的,直到现在,我还是对我能成为        的一员感到难以置信。
[一行模糊不清的笔迹]
刚才飞艇经历了一次猛烈的颠簸,观景台上的乘客们一窝蜂地涌了进来,我还以为是马贼来了,急忙把这封信收起来,然后我又想起这是在空中飞行的飞艇,哪来的马贼呢?我都为我自己感到可笑。
现在我正在艇舱的角落里给您写信。上千个学生和一群商人挤在一起,又闷热又嘈杂,我的脑子也乱了,还是想起什么就写什么吧。
带队的老师是个西国男人,我记不清他叫叫赫尔卡还是赫尔科。我在打工的魔具店里见过他。他每次来都买一些关于符咒的书籍--他一定是个符咒爱好者,不然不会连衣服上都布满符咒。他现在正站在艇舱中间,和一个女学生讲话。
周围的这些学生来自东国的不同地方,大略算下能有几百人---都是传说中的精英。
我看到了那个你曾经要求我当做榜样的那个神童,格兒拉尼。我用不用去要个签名给您?说笑的,他身边的女孩围了他好几圈,我估计是挤不进去了。
有一个女孩还给我算了运势,她说我这一程会坎坷万分。您知道我是最信这些的,所以我追问她我这剩下的人生是怎样的呢?她摇了摇头说天机不可泄露。吓得我一愣一愣的。
有一个男生在高声讲着故事,他说是他的探险经历,周围的学生都对他这上过龙潭下过虎穴的经历表示怀疑,但我感觉有可能是真的...吧。
仅这一艘空艇上就有这么多高手,我想,其他的学生也不会差吧?有点担心呢。
我活得很好,请别担心。

您的儿子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