灰斑鸠

存档点

我瞟见了一只黑猫从只开了一条缝的窗户钻了进来,然后趴在我制药用的水槽里,眯着眼睛打呼噜----猫果然是一种液体。安迪偷偷地进了房间,烟雾从锅中升腾,弥漫了满屋,我看不清她在做什么,但我清楚地听到了一声凄厉的嚎叫。
烟雾散去后我看见凯伊气呼呼地坐在一旁的壁橱上,水槽的碎片可怜地躺在地上,她的瞳孔还没完全变回人眼,安迪看起来有些被吓到,偷偷地窜出了房间。
“这是这个月的第13个。”我心疼了一下我的水槽。
“别让那个小鬼被我逮到。”她咬牙切齿地从壁橱上跳下来,落地时故意发出巨大的声响,还踢翻了地上的几个瓶瓶罐罐。
“你这样真对不起你猫之魔女的名头。”
“彼此彼此,万年家里蹲腐烂魔女大人。”
“是腐蚀魔女。”我更正道。
她翻了个白眼:“我不想和你斗嘴。”
“真巧,我也是。”
“我有正事要和你谈。”她努力在狼藉的房间里找到一片下脚的空地:“昨天...”
“巫师们袭击了一名魔女,和圣殿骑士一起。”我又向锅中倒了些鱼龙骨髓:“是这件事吗?”
她趴在桌子上,捡了个不知道我什么时候收藏起来的头骨把玩起来:“有时候我很奇怪你有多少消息来源。”
我用烧瓶舀起锅中的药剂,混杂着绿色和灰色的液体看起来有点恶心,我有些后悔为什么要加入灰熊毫来调味,果然魔药都是色与味不可兼得吗:“我用魔药锅里的魔药渣滓占卜得出来的,信不信由你---来一点吗?一口提神醒脑,三口长生不老。 ”
“鬼才信你。”她把头骨扔向我,砸中了墙上的一张地图。
“我们都已经是鬼了。”我把瓶子递给她,正色道。
瓶里的药剂晃动着诡异的光泽。
我看见她刚刚还原的瞳孔有一瞬间又要变成竖瞳。
她轻轻地嘲弄地笑了一声:“我差一点就要忘了。”
“那就当我没说。”我施加在烧瓶口的封闭符文还没完全冷却,闪着光,像滚动的泪珠。她犹豫了很久,伸手接过。
然后,她抬手划开了符文。
...果然在暴力面前,魔法也是没用的。我想了想被她单挑过的那谁,那谁,和那谁谁,更肯定了这个观点。

评论

热度(1)